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网游之逆天飞扬_ 第66章 太虚幻境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1-14 10:4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踏雪真人小说网游之逆天飞扬 第66章 太虚幻境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全能修炼至尊 

    没有日月星辰,没有风雨云雷,这片灰蒙蒙宛如梅雨时节的晦暗天空中,一派虚无。这就是帮会驻地必备的太虚幻境。现在帮会的等级过低,用于虚拟战斗的太虚幻境只有最简单的一块方圆万丈的灰色空间。

    随着帮会等级的提升,太虚幻境甚至会模拟出百万人对战的拟真空间,这对组织提高整体作战水平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    高飞扬御剑凭空而立,脸上无喜无怒,看着千丈外满脸跃跃欲试压不住心中兴奋的血依人,唯有深邃如渊的眼眸中多了几分惘然和萧索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时候,一个同样跃动娇俏的女孩子,带着自己飞扬的青春和锐气,扬着如柳弯眉,莹然如玉的眼眸中顾盼生辉,娇笑着向自己挺剑作势……

    算起来虚拟时间足有三十年了吧!才20岁的自己,那时正是横行无忌飞扬跋扈的时候,弹指间,心已经老了、冷了,骨子里的颓废怎么也抹不干净了。琰琰,我又开始想念你了……

    对面血依人包裹在血艳的红光中,一把尺许长的血光潋滟的飞剑虚浮在身前。

    血依人察觉到了远方高飞扬的异常,心中微微恼怒,居然如此的不把自己放在眼里,当下不在客气,剑诀一掐,一道丈许宽的血色长虹直击高飞扬。

    太虚观战阁上有四面五丈方圆的水镜,在逆水寒的操纵下,有两面水镜近角跟踪着高飞扬和血依人,两面水镜远角观察着两人。

    近角水镜中,每一个表情、每一个眼神、衣服上的每一个皱褶,都纤毫毕现无有遗漏。这种观战水镜启动不但需要权限,每分钟更是要消耗百两银子。

    等闲逆水寒也不会启动。今次为了仔细观察高飞扬,也是为了给身后的十余位帮会中的高手长长见识,才如此奢侈浪费一把。

    “首座,那万里独行如此怎的如此托大,难道其中有诈?”见高飞扬一副神不守舍模样,一位帮中的高手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我看他是真的发呆,天妖都不可以常理度之……”一人在旁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如何,我看这次二姐是赢定了!”另一人说出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那未必吧,万里独行岂是虚名,二姐虽强,要说赢定了却嫌太早!”

    “盛名之下其实难副,也不是没可能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出名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余人乱糟糟的说起各自的看法,毕竟是游戏世界,地位相当的十几个人说起话来,当真是各抒己见,毫不相让。气氛到是一下子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逆水寒肃声道:“让你们来是开辩论会的么?”逆水寒作为青依楼的首席长老,威望无人可比。

    他沉下脸来,一群人顿时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“大家还是仔细看看高手对战,就算学不到什么,开开眼界也好!万里独行,至少在前几个月,是开天辟地数十亿玩家中板着手指头可以数的上高手,现在虽然不知道如何,可大家更应该多用眼睛用心看,少用嘴!”

    随着水镜中血依人手掐剑诀,血色长虹横贯天际,众人兴奋不已,压抑声音道:“动手了!”“快看……”“二姐这血魄飞虹剑实在是帅啊!”“看二姐这剑诀掐的,多老练……”“你看那万里独行,穿的够朴素的了,好像连个法宝都没有……”“靠,真快……”

    晦涩压抑的天空中,血依人的血魄飞虹剑当真是气势如虹,血色长虹把天空映的一片血红,高飞扬在剑虹中穿梭如电,不停游走,只有实在躲不及时才用大无相般若剑气封架护身。

    被压抑到原始威力的晶莹水色剑气在血色剑虹下一触即溃,全仗着高飞扬的御剑手法精妙,御剑速度又迅捷无匹,一时堪堪敌的住血色剑虹。

    “攻击力超过5000,速度在7000以上,这就是现今一等高手的水准么?”

    游刃有余的高飞扬在心里估算着血依人的各种数值,体验着现今游戏高手的水准。“算起来已经很强了,大无相般若剑气15层的威力才3000而已,若没有各种加成,实在是拿不出手。

    纵然是修到满级,也没办法和同级的法诀飞剑比拟。

    血依人开始时还小心谨慎,毕竟万里独行名声在那放着呢。交手不过几个回合,血依人就发现高飞扬的剑气威力过低,抵抗不住自己的血魄飞虹剑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她在洛阳虽然无人不晓,但离高飞扬这种名震全游戏的人相比,还是逊色甚多。今天若能把万里独行斩于剑下,声名立时会达到一个崭新的高度。

    不过可恨的是,高飞扬御剑手法精滑无比,身如鬼魅,漫天剑虹中总能找到空子逃开,始终找不到致命一击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这万里独行还真是徒有虚名啊!”

    “我看他竟然比之数月前没什么大的长进,只有速度还称的上是第一流的!”

    “这游戏中还有什么注定的事么?这家伙我看要沦落了!”

    “早知道他这水平,我也上去比划下了……”“看问题别看表面,你看那万里独行御剑手法何等精妙,走位何等的诡异,二姐占据压倒性优势却无法确立胜局,就可见一斑!”

    青依楼的众人议论纷纷,大多数人对万里独行的表现感到了失望。

    逆水寒也是心中不解,高飞扬就算是隐藏实力,却也没必要如此的弄险。

    难道他真的是黔驴技穷了?逆水寒可不相信这样的高手无端的就会沦落。游戏中飞剑法诀无数,只要有天赋够努力,在加上点运气,都能混的很好。更何况这家伙还参加过内测,绝没有理由如此的。

    天空上的血依人一口血魄飞虹剑运转圆融无碍,剑势如长江大河,波涛滚滚中有无数暗礁漩涡。大开大阖剑招中却不失诡异狠辣,深得邪派剑法真髓。

    看着漫天乱窜的高飞扬,血依人深吸了口气,口中一声轻叱,二十一血虹瞬间而成,或横斩或直击或斜劈,正把高飞扬锁在其中。这式血光乱舞原本是一招群杀技,要点就在乱和舞上。

    乱讲的是剑式一成,剑光在不由主人控制,改成随机四放。舞则说的是此式飘逸轻盈,好看是好看了,威力么却是一般。

    血依人天资超群,硬是凭着自己不懈的努力把这一式中的乱字去掉,改成能随心驱使剑光的落点。瞬间输出如此多的剑虹,对她的法力值也是很大的负担。

    这样的友情比试中,不吃丹药是默认的规则。所以前面血依人一直不想用这样消耗大的剑势。

    可几分钟下来,高飞扬看着岌岌可危,下一刻就要饮血与剑下的模样,却始终没有任何进展。血依人的法力值却在急速的消耗中,经过计算,她果断的发动了操作繁复精密的血光乱舞。

    她其实还有别的选择,就是动用法宝或剑上附加的法术等。只是大家既然都用剑,傲气的血依人就想用只用剑赢得胜利,不到万一的时刻,不会动用其他的手段。

    高飞扬心中寻找着当初的感觉,却怎么也无法投入。对这样的战斗兴趣索然,只是本能的飘来飘去,想着自己的心事。募然看到血依人发动血光乱舞,血色长虹第一次精准的锁定了自己的位置,。

    不错啊,”高飞扬心里暗赞。这招无论是角度、时机、精准度方面,都拿捏的恰到好处,实足体现了血依人第一流高手的水准。

    心中豪气一涌,自己这个天妖老大也不能把哥几个人都丢光了

    。想到这高飞扬长声吟道:“天下风云出我辈,一入江湖岁月催。皇图霸业谈笑中,不胜人间一场醉。提剑跨骑挥鬼雨,白骨如山鸟惊飞。尘世如潮人如水,只叹江湖几人回……”

    在高飞扬逸兴突发诵诗声中,两个人的交战猛然上升到白热化阶段。高飞扬晶莹的水色剑光极速刺出上百道剑气,精准的刺在迎面而来的三道血虹中段。碎裂的水色剑光宛如血色长虹上盛开的水晶之花,无数晶莹无暇的水晶之花即生即灭,有种令人心酸的凄美。

    血色剑虹最终在高飞扬面前轰然粉碎,穿过纷飞的凄艳血光与水色剑光,高飞扬逆势而出,冲出了血光乱舞的锁定。

    袍袖动处,晶莹的水色剑气大盛,一片琉璃剑海把曲线而来的血依人包裹其中。

    血依人身上同一时升起了一股三丈高的血色火焰,把血依人护在其中。纯净的血色火焰奔腾不息,一遇到琉璃剑海立时化作漫天的火海。两种绝强力量的碰撞,让天空中四溢着最纯净血色火光与晶莹的琉璃碎片。

    力量碰撞后爆发的声色与冲击波,蒙蔽了人的五感。乘着一股乱流,血依人顺势悄无声息的转换了自己的位置,她此刻视线只能到达十数丈外,在动辄数百丈的剑光而言,这点距离和盲人已经没区别了。听觉在这样的环境中也受到了极大的限制。但不知道为什么,高飞扬的吟诗声却听的份外清晰,此时正念道不胜人间一场醉。

    没心思想高飞扬念的到底是什么诗,血依人对五感蒙蔽感到很不舒服,这种不舒服让她谨慎的先放弃了出手。不过她对自己能挺过高飞扬的招牌剑式心中感到十分的满意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她就一直提放着高飞扬使用这招华丽绝美的剑式,焚光血焰始终没有动用过。事实证明了,高飞扬这招覆盖性足够,对单体的杀伤力一般。

    焚光血焰做为攻防两用的法诀,足够强悍。

    血依人正思忖间,眼前突然闪过一道水色剑光,心念一动,血色剑虹一劈一圈,把水色剑光消弭无形。身形同一时间划弧而进,要避过这段时间内的交锋。

    谁知那水色剑光一道又一道精准的袭到身前,无奈下见招拆招,血色剑虹舞成一团护住身体。水色剑光却愈来愈急,血依人血魄飞虹剑攻坚的威力强悍,可有一利就有一弊,御剑速度上却远远落后于大无相般若剑气。

    不到一秒的时间内,数百道剑气宛如水银泻地,无孔不入。血依人在如此密集迅疾的攻击下,虽然还能沉着应对,可血色剑虹已经拦阻不住水色剑光,护身的焚光血焰在大无相般若剑气的锐利攻击下,火焰明显的黯然下来。

    血依人有心发动天女散花针,可在这般密如狂风暴雨、迅如惊雷急电攻击中,竟然无法腾出手来。只需要一个手势触发的法宝竟然都没有时间施放,着实让血依人郁闷不已。

    施放法宝时抽取法力会在瞬间造成一个无比短暂的回气空隙,现在视线不明,她不敢赌,也不需要赌。在挺过一秒,回复视线的她就能重新掌握主动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秒钟是如此的漫长。以至于,血依人觉得眉心微微一热时,还不知道发生什么,就化光而去。高飞扬在不远处在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,自己到底还是耍赖了。大无相般若剑气的原始威力实在是太低了,放手狂攻了数十记剑气却攻不破了血依人护身血焰。

    最后只好提高剑气威力,果然,在超过6000的攻击下,只要七记剑气就刺穿了血依人的防护,轻易的击杀了她。

    观战席上的众人目瞪口呆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只见璀璨的琉璃剑海和冲天而起的焚光血焰对碰后,水镜上就一片混乱。揉个眼睛功夫,局势就急转直下,占尽优势的血依人不知道怎么的,已然站在了复活点上。

    而此时高飞扬的才把不胜人间一场醉这句念完。被肆虐剑气扫荡过的天空,慢慢恢复了平静。只有高飞扬满带沧桑的声音在念着最后两句:尘世如潮人如水,只叹江湖几人回……

    青依楼众人看着天空上吟诗的白色身影,心中都奇妙的浮起了同一个念头:装13……

    血依人满脸茫然的站在太虚幻境的复活点上,只觉得败的莫名其妙,心不服口也不服。

    走过来的逆水寒拍拍她肩膀安慰道:“你败了才正常。你才玩几年游戏,他,万里独行的名头在虚拟世界少说也哄传了三十年了!”“

    我只是觉得不服气罢了,他简直是耍赖啊,趁我看不见,偷袭我!”血依人明媚的眼眸中满是倔强,不服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逆水寒摇了摇头,“小依,你太兴奋了,而节奏始终就掌握在他手中!”

    看着犹自不服气的血依人,知道她现在满脑子的都是对刚才失手的郁闷,根本就没有对战局有个冷静的认识,只得直言道:“好吧,你占尽了优势!可他失血了没有?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血依人募然想到,从始至终,高飞扬滴血未失,居然是一个完胜。脸上顿时一白,明媚飞扬的眼眸一下子黯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逆水寒微微一笑,年轻人就是如此,在胜利和失败间,总不能平静的对待,心情很容易大起大落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你是绝世天才么?”血依人无语的摇了下头,虽然对自己天资努力很自负,但也知道自己还远称不上是绝世天才。

    “有句话怎么说,天才是99%的努力加1%的天赋,但后者却更重要!

    万里独行努力不努力我不知道,我知道的是,所有的职业高手都承认一件事,万里独行在近身战斗中是独一无二的绝世天才!最开始这个名号时,他纵横游戏,未尝一败,其中威风,嘿嘿,非过来人不知!

    可惜,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此人逐渐堕落。在就是一个重要问题,无论多么强的个体,在动辄以亿记的人海中,都无足轻重。

    所以,他也只能一直泯然于众多高手之中。不过在这款仙侠游戏中,个人能力被发挥到极致,所以……不要妄自菲薄”

    逆水寒言下之意说的很明白了,输在高飞扬手底下不需要沮丧,从中吸取进步的经验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想及此处,血依人不在沮丧,媚笑道:“成天和个老夫子似的说教,你去和万里独行打一架,让我瞧瞧……”

    见逆水寒面现犹豫之色,血依人拉着他的袖子软声道:“寒哥,求你了,在说,胜败兵家常事么,你输了我不会告诉青姐的……”

    逆水寒豪气大发,“我岂是怕输,不过是怕打起来,大家面上不好看。也好,我也借机看看这万里独行究竟有何绝技!”

    “万里兄,兄弟看的手痒,也想请教一二,万勿推辞才好……”说话间,逆水寒驾着一团水蓝色光芒冲上了天空。

    (本章完)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