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萌妻快递:误拐总裁心_ 第四十九章 当局者迷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1-14 10:4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么么抹茶小说萌妻快递:误拐总裁心 第四十九章 当局者迷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暮轻歌大眼一翻,直接给欧阳一对眼白,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实习加上班,大大小小的手术也做过不少。别这么看我,你还是妇产科男医生,不知道接生多少个女人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说完看向欧阳,两人对视,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一丝笑意,随即开怀笑了出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噗!医生眼里无性别,刚才就是随便一问。”欧阳朗声笑着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不得不承认,欧阳长得很帅,不同于言渊的高冷,欧阳给人一种阳光大男孩的亲切感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对了,上次不好意思,我听老七说了,你确实是送他的,把你扯进小渊病房,气氛闹僵。”欧阳收敛一分说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没事,跟你没关系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摆摆手,想起那晚言渊的行为,她并不打算多提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和小渊到底是什么情况?车祸那天还看你们俩好好的,怎么一转眼就变成这样?”欧阳问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车祸那晚可能被吓傻了,整个人有些恍惚,回过神就认清现实,我和言少本来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类人。不适合。”暮轻歌不以为意的解释着,挑了挑餐盘里的土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是这么认为你们的关系吗?”欧阳问了一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点了点头,夹了两根土豆丝,放在嘴里慢慢咀嚼咀嚼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暮大夫,我再多嘴问一句。你还记得之前你帮洛小娜催眠治疗,你当时说怀孕了,让我帮你流掉。那时候你是开玩笑。还是真的想让我帮你做手术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欧阳试探性的说着,可眼神却盯着暮轻歌的一举一动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浑身一僵,想起来当时的情况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提前并不知道自己怀孕,如果她知道,可能就会是另一种结果,或许林瑰不会身败名裂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察觉欧阳过度紧绷的神情,暮轻歌突然意识到,或许误打误撞,让欧阳误认为她或许想流掉那个孩子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只能说一切都是巧合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欧阳医生为什么这么问?是言少这么认为的吗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不是,我没和小渊说,这只是我的猜测。他反倒因为没保护好你,自责了很久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他会自责?”暮轻歌眉头微皱,她只察觉到他的冷漠,并不知道他会为了这件事自责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我记得那几天,楚云蔓好像生病了,言少时刻相伴。”



    暮轻歌轻笑一声,说完觉得话语竟带着一丝酸涩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欧阳看着暮轻歌脸上的笑容和眼底的反差,心里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她实话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暮大夫,你有没有想过,或许他们并不像网络传的那样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欧阳医生,你想说什么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暮大夫你有一双能催眠别人的眼睛,能读懂别人心思,可你却为什么看不懂言少?或者说当局者迷。”欧阳的话事实而非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欧阳医生,我听不懂。如果这些话只是你个人的猜测,那我劝你一句,不要乱猜。如果是言少的意思,那请让他有什么话,自己跟我说明白,没必要这么拐弯抹角,我跟他之间没有那么多曲折。”暮轻歌清晰的划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暮大夫别生气,是我自己的意思。”欧阳看着暮轻歌一本正经的样子,立刻怂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果然妇产科待久了,女人的一套八卦都学会了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咂咂嘴,摇摇头一脸嫌弃。欧阳苦笑,她什么时候在他面前吃过亏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林瑰刚从内蒙回来,内蒙环境并不好,一路上风吹日晒,火车颠簸,她整个人都要脱层皮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虽然楚云蔓没见着,倒是和君书秋相谈甚欢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那自诩智囊经纪人果然有头脑,长得帅,思想前卫,有才有貌。最主要的是他也看不惯,言渊和楚云蔓的之间的男女关系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甚至想,当初如果没做医生,而是找家娱乐公司签约,她现在也是大红大紫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心里正这么想着,言武城打电话过来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二爷,我回来了,事情办的很顺利。”林瑰语气中尽是得意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事情有变。我那侄子因祸得福,腿竟然有知觉了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什么?他如果有知觉,那我们的计划?”林瑰想到这里立刻坐直了身体,好心情瞬间消失殆尽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妈不也是骨科专家吗?有什么办法让他永远站不起来了?”言武城出声提醒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林瑰听到这里,慌乱的情绪得到了一丝安抚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二爷,我知道了,我去弄点药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不仅仅是药,我现在怀疑他的腿或许没毛病,一直在装病,博取老爷子的怜悯。”言武城说出了自己猜测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是想让我找个人给他检查一下?”林瑰思索着言武城的意思。随即立刻否决,“我妈肯定不会参与这件事,二爷,这件事我不希望被我妈知道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有人可用吗?比如说,每年想进第一医院的莘莘学子们。”言武城点拨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林瑰挂断电话,陷入了沉思。突然脸上划过一丝阴冷的笑容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老七在言家一直陪护着,周小楼忙着医院的事情,一直没有来看过他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每天被言武城那只老狐狸派人盯着,言渊淡定无所谓,以他好动贪玩的性子,心早就在飞的不知所踪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言少啊,好无聊啊!”老七看着言渊低头看着文件,一副认真工作的模样,长叹一声,喊出来自己的烦躁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后面有泳池,前面有花园,没事出去转转。”



    言渊头也不抬,拿起手边的笔,在文件上“飒飒”的写起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老七听他这么一说,心里更加低落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言少,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留不住我嫂子了,也难怪暮大夫一直不让我这么叫她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老七见言渊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,想到他去见暮轻歌的时候,那女人也是这么对他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言渊的手微顿,很快恢复正常。语气平淡问到,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暮轻歌不让你叫她嫂子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嗯,非常抵触,差点下药对我……”老七说着觉得有些丢人,跳了个话题,“她说我嫂子应该是楚云蔓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言渊脑子里突然闪过暮轻歌那张清秀的脸,清丽倔强的眼神。嘴角微不可见的扬起,眼神也变得温柔起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老七看着言渊的温柔的表情,冷不丁的打了个冷颤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言少,楚云蔓真的是你女朋友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老七不死心的问道,虽然外界传闻两人天造地设,可他心里一点都不相信。因为两个在病房里一点都不像情侣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老七,以前没觉得你这么聒噪,现在话怎么越来越多了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我不生产八卦,只是八卦的搬运工。”老七也不理会言渊的挖苦,拿起桌子上的橘子剥开,扔进嘴里,无所谓的说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可以出去了。”言渊头也不抬,直接下了逐客令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老七看到言渊那张冷的出水的表情,立刻咧了咧嘴笑了笑,



    “泌尿科一个小护士,今天约我去吃饭,言少,你看我也老大不小了,是时候重视一下自己的感情问题了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言渊放下手里的笔,抬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难得正经脸的老七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都和泌尿科的小护士玩的这么熟了?什么时候周小楼这么放任你了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老七的脸立马垮了下去,想到临走之前周小楼一副管家婆的模样,心里不禁打了个冷颤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这种事还是得靠眼缘,小护士俊俏漂亮还机灵。”老七敷衍的说了一句,其实他压根不知道是哪个小护士,正好有这个借口可以借机出门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坐在办公室里,刚结束一台小手术,手术做的很顺利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还是昨天的那个断了的中年男人,经过一夜的治疗,已经有所好转,做了海绵体造影,确诊海绵体断裂,最后男人为了尽快治好,同意了暮轻歌提议的手术缝合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嫂子!”



    一个男人的清亮的声音,从办公室门口传来,暮轻歌抬眼一看,就看到老七手里捧着一束鲜花,打扮的十分骚包,一身千鸟格休闲套装,斜靠在办公室门口,狭长漂亮的丹凤眼加上帅气的五官,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非常邪魅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暮轻歌问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来看你!”老七露着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,笑着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言家的事情解决了?”暮轻歌问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老七使了个眼色,走进办公室,顺便关上了办公室的门,“言少准备站起来了,嘿嘿。事情还算顺利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暮轻歌有些诧异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他的心思我也猜不透,就是让我这么和言家人说的,可能是有什么另外的计划吧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不是加重病情吗?暮轻歌想到之前他在急救室的安排,难道他准备反击了吗?



    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看了一眼老七,老七捧着手里新鲜的玫瑰花,一直没放下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这身打扮是准备去约会?”暮轻歌问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嘿嘿,嫂子英明,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个叫小林的护士?约我吃饭,刚才我在泌尿科转了一圈,也没找到,电话也不接。”老七笑的一脸得意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小林?”暮轻歌想了一圈,脑子中没有印象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你不会是被放鸽子了吧?”暮轻歌出声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老七听她这么说,一口否认,“嫂子,你见过我这么帅的帅哥吗?纠缠我那么多天,我来了她却放弃了?你觉得这可能吗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看着老七一脸自信的样子,也没打击,说,



    “可我们科室没有叫小林的护士,是不是她自己说错科室了?或者现在在忙没听见。你再打个试试。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老七掏出手机,找到小林的号码,拨打过去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暮轻歌看着上面的号码,隐约觉得有些眼熟。想了一圈也没想起来在哪里见过。



    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