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二律背反_ 55 存亡,只在一步之遥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2-23 18:2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缺省小说二律背反 55 存亡,只在一步之遥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宁大头猛然醒过来,他的眼睛和睫毛上覆盖了薄薄一层霜,一睁眼视线朦胧,连续挤了几次眼皮才看清楚。眼前立刻看到了满脸戏谑,在享受某种娱乐的张国栋那粗糙的脸倒立在自己眼前。

    惊愕的睁大眼睛,转眼左右一瞧,放在地上的凳子和墙壁也都粘在天花板上,宁大头恍惚间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。使劲一弯脖子,发现自己的双脚正被紧缚,吊在屋顶房梁上,自己才是倒立的那一方。他就像身边左右那无数只,已经被掏空内脏的猪肉一样,悬挂着。

    一发现这一点,双脚脚踝就痛得厉害,感觉血液完全被堵住了。周身也寒冷不已,如身处深冬。正在这时,感到背后一凉,那远比身处的冷藏室更寒冷的感觉从背后传来,被悬吊着没法转身看到背后的宁大头一阵紧张

    杀意。

    这是环境无法比拟的人类才能散发出的杀意。

    李建业的皮鞋清脆有韵律的在从宁大头的背后伴随漫步过来,走到满头虚汗的宁大头前面,他别过头冷冷的看了宁大头一样,走到对面的椅子坐下。张国栋抬手对着宁大头偌大的肚腩给了一拳。

    宁大头一声惨叫,胃液流出来,从嘴角滑到鼻腔里,呛得宁大头又是一阵咳嗦,血液也好像在脑袋里来回晃动,一瞬间各种连锁反应,让宁大头痛苦至极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!”宁大头条件反射的一顿骂“你们知道我是谁么!我上头有人!要是敢动我你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又叫骂了一会,刚骂累了停下,张国栋又是两拳,打的更狠更疼,宁大头快要哭出来的挤着脸,却不再骂了,只是喘。

    李建业视若无睹的搓搓有些冻的发红的手,没有感情的说道:“我也不想没事老绑架人玩,不过没有办法。想要最快的从敌人那里打听到宝贵的消息,供选择的途径不多。哦,对了,你要怨就怨警察吧,我倒是想慢悠悠的摸索你们的小勾当,可惜警察已经打了草惊了蛇,我也只能加快进度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抬起手勾了勾手指打个手势,张国栋练拳击似得又是一阵炮轰。

    吃痛之下宁大头哀声不断,连声求饶:“你们想知道什么?!我都说!我都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昨天晚上运的什么货?为什么要交给任华的人?李老头对这件事知道多少?”

    宁大头听完冷静了许多,开始偷偷斟酌李建业的目的,考虑自己的筹码和周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呃…我们…那个,运的其实并不是普通货……”

    “解释一下普通货在你们行内的概念。”

    宁大头眨了眨眼,动了两下喉咙:“就是毒品。各种各样的毒品,致幻剂、麻醉剂、兴奋剂、那是老李管辖的领域,不过这次的,不太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不一样法?”

    这次问完之后,宁大头却没有立刻回答,显得很犹豫。张国栋攥了攥拳头,骨节咔吧作响:“快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!是!”宁大头慌张的答应,终究没有想到足以让李建业宽容的筹码

    “是新品…我们这次运输的重头戏,不是补填库存的货物,而是新的配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李建业眯起眼,得意的微微一笑,看来对话终于开始步上正轨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奇怪了,为什么新配方要特意伪装一次运货来实行,不能直接用网络发送数字信息过来么。”

    宁大头有些尴尬的说:“配方的持有者并没有告诉我们的意思,所以我们购买了些准备带回国自己分析成分。”

    “绕了这么大个弯,说到底不还是一次惯例性的进货么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也不对。”悬吊着的宁大头上下颠倒的畏惧的双眼看了看张国栋和李建业“终究我们能搞到的量还是很少,又十分重要,所以为了保证新品能运到,加了更保险,特意用些旧货放在卡车里,用来吸引有可能对我们有所觊觎的人,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。真正必须运送到的货物在……

    在船员的胃袋里,在入港前吞下的,准备上岸之后解剖出来——船员才是真正的运货载体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“当真、当真。”宁大头想了想又赶忙道:“你们要是抓到一个我们的船员就知道了,那么多人,总能有一两个跑掉的,切开肚子就拿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作为团队的一员,就没有带点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,我胃时不时还有些难受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宁大头忽然发现倒立在眼前的李建业看他的眼神有些微妙,猛地紧张起来,接着幡然醒悟似得大喊

    “你要干嘛!你想要干什么!?”

    “动手。”李建业说着眼神转向张国栋,冲张国栋点下头。

    “别!别!不要!我还知道很多事情,只要你让我活着,我——!”

    张国栋对着宁大头的肚子横向一削,寒光轨迹如新月一闪,宁大头瞬间被切开,从伤口处倾倒水盆一般血液汹涌而出,转眼间流下弥漫宁大头的整个上身,整张颜面全部浸润在自己的体液中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!!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”

    一刀还不至于即死,宁大头惨烈的叫嚷着,张国栋伸出手去掏宁大头的胃袋,丝毫不在意宁大头的惨叫**取物,手一伸进去,宁大头叫的更撕心裂肺了,杀猪一般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”

    伴随着张国栋在宁大头的器官里摸索,宁大头残破的身躯剧烈的左右扭动着。然而也是白费力气,丝毫阻止不了张国栋。随着手在宁大头的内脏中搅动,红色的体液仿若漏了的水管一样,倾泼而下,将宁大头整张脸都淹没,浸在沿着肚皮淌下的血流流幕中。待张国栋把半只手臂都被各种体液湿透的手拿出来,宁大头已经脸色煞白,目光呆滞。但他仍未死,胸腔和鼻腔微弱的起伏着,嘴巴剧烈的颤抖着呼出白气,光是呼吸就已经费劲他剩余所有的力气了。

    张国栋拎起手上的塑料袋,李建业看了看打了个手势,张国栋遂把它装好在随身带来的背包里。

    李建业似乎讨厌割开宁大头之后的味道,捂着鼻子看了两眼半条命也不剩的宁大头。这时,只听身后房门声响,一个人焦躁的脚步声快速走进来。李建业视线从宁大头身上挪开,脚跟纹丝不动,等待着声音的主人到来。张国栋则掏出枪,警惕的看着声音来的方向。

    不久,一列列猪肉后边出现了一个人

    是警局副局长朱耀文。

    见是朱耀文,张国栋默默收起了手枪。朱耀文面色慌张的进来,一见到现场的样子,脸色更差了,他挪不开视线的盯着倒吊的宁大头,说

    “我的天,你这是在干什么,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我这就能至少判你二十几年。”

    对朱耀文的话完全不为所动,李建业松开捂着鼻子的手:“你来干什么,你难道不知道我们两个会面有多危险么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我当然知道。”朱耀文的语速奇快,情绪很是急躁“出事了,我有话必须和你面谈,关系到你我生死存亡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因为虚弱,宁大头的眼皮几乎要阖上,眼睛只剩下一条缝,他看见李建业和副局长站在一起这个惊人的场景,表情有所反应,想要说什么,但终究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,嘴唇动了一下,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。

    李建业看了朱耀文一眼“有那么严重?”

    “非常有——草,你平常到底都在搞些什么勾当,这事要是暴露了”朱耀文指着宁大头“我可绝对保不了你,何况我自身已经泥菩萨过河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别卖关子了,快说。”

    朱耀文探口气,神色依旧严肃,等了好一会,才沉重的说道

    “是907A36金属。”

    李建业一凛,吩咐了声张国栋收拾现场,又指了指门示意出去,李建业和朱耀文从挂着的一排排猪肉间穿过,走出冷藏库,穿过加工间,最终来到户外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出大事了”朱耀文又一次说道,像朱耀文这种当了半辈子的管理层人员,早就习惯甚至是炉火纯青的使用套话和模糊的中性词句了,在他这样的人嘴里会出现立场和所指明确的话时,那就是真的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就在昨天,警局的库房别侵入了。有人见到了你提供的通讯设备。”

    “安全屋计划的设备?”

    “安全屋计划的。”

    李建业心里一紧,这个计划本身是名正言顺的,但它仍表明了李建业和警方的关系,一旦这个情报暴露了,而且是暴露给奇美拉的人,那么陷害任华的事就可能暴露……李建业瞬间前所未有的陷入恐慌中,一刹那心里波澜万千,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,在商界摸打滚爬这么久,他学到的让他受用终身的第一课,就是不要轻易流露感情,那都是会被人了解以及被攻击和被操纵的缺口。

    “草,你猜他怎么进去的,大概是从这个月月初开始,发生这家伙花了两周的时间讨好我们库房的一个管理员,那个管理员是个读书会活跃会员,那人一直不断接近管理员,一直不停的参加同样的读书会,和那个管理员拉近关系,他花了两周的时间融化管理的心防,只字未提关于他工作的事。直到昨天才突然说对警察的设备感兴趣,最后以好玩的名头进去看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朱耀文像是因为这件事十分疲惫似得一抹脸,倦意十足的说道:“显然这家伙和你一样是深谙社会工程学法门的情报人员,跟你不一样的是,这货喜欢温和的行事风格——这温柔的行动实在致命。”

    两周…这个时间段真是巧,跟消灭监视三人组的时间才不过一周前,陷害任华差不多就是两周前,时间正好契合,难道……

    李建业暗暗咬着牙齿:“能确定他看到了我们合作开发的设备么?”

    “能的,摄像头全都录下来了。他还拍了照片。”

    “脸拍到了?”

    “拍到了,正在通缉,不过他既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进来,恐怕就有长期躲藏的信心,想靠录像抓到怕是难。”

    糟糕,实在是太糟糕了。谁会冒险去警局老虎眼皮下犯事?再加上两周这个时间,来的,只可能是在调查任华事件的苏明信的手下了。卧底计划应该进行的非常隐秘,消息理应封锁的严禁,不知道苏明新的手下是怎么想到从警方设备入手的。但事已至此,苏明新恐怕很快就会探明自己和警方的关系,这个关键关系一确定,任华事件等等全都会多米诺效应式的一同暴露。到时候,李建业就是插翅也难飞,苏明信绝对会立刻把李建业从这个世界上抹除掉。而对于朱耀文,他擅自卖出907A36金属的事情当然也会暴露,他也好朱耀文也好,都不会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不妙,实在是不妙。转眼间事态已经紧急到了临界值,必须最快的时间内想出应对的策略

    存亡,已只在一步之遥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