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贪他正经又撩人_ 7.07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4-28 18:4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姜以纾小说贪他正经又撩人 7.07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酆问把灵雎拎到他房间,说:“从今天开始,你跟我睡。”

    灵雎当下只想到被囚禁,忘了酆问居然破了例。“我不乐意!凭什么啊!我要回我的鸟窝!”

    酆问驳回,“你必须跟我睡。”

    灵雎跟他说:“酆问,我才在你床上睡了一宿,你就上瘾了?你真的别喜欢我,真的。”

    酆问横竖就一句话,“以后也不要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灵雎蹦起来,一蹦三尺高,“凭!什!么!”

    酆问把她拉进怀里,固住她双手,预防她再蹦。“我养你。”

    灵雎:“……”

    酆问又重复一遍,“我养你。别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灵雎借着他双臂,爬到他身上,摸摸他额头,“你是不是发烧了?”

    酆问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灵雎:“那就是发骚了!养我可以,先给我三千万,我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酆问打了个电话,灵雎手机就响起来没完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一笔一笔两百万的入账短信,心情特别复杂。

    酆问又给她两张卡,一张瑞士银行黑金卡,一张美国运通百夫长卡。

    这回她心情更复杂了。

    酆问把她打横抱起,放到床上,给她盖好被子,“明天拍卖会不要去了,我全给你拍下来。”

    灵雎害怕了,“酆问啊,你是认真的吗?”

    酆问在她眼睛上落入一吻,“你知道,我承诺过的,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灵雎想不透,“可是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酆问没答,“睡觉吧。醒来想要什么,再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灵雎头一回看见这么好说话的酆问,“真的?”

    酆问苦笑,“我以前对你那么不好吗?给你点东西还要反反复复问我。”

    灵雎大眼睛看着他,点点头。

    酆问捏捏她鼻梁,“以后我会对你好的。”

    话说完,他就要走,灵雎一把抓住他。

    他回过头来,看着她。

    灵雎两只小手攥住他的大手,委屈巴巴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酆问用那样温柔、那样温柔的目光看着她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灵雎在他手心挠挠挠,“万一这是个梦呢?”

    酆问没办法,跟她一起躺上床,把她搂进怀里,让她枕着他胸膛。

    灵雎第一次,心跳突突了两下。

    第二天,灵雎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,确定三千万还在,踏实下来。

    酆问当然知道她在干什么,似乎是对她说,又似乎是对自己说,“还是钱对你最重要吗?”

    灵雎觉得这是屁话,“钱对我不重要,难道是你对我重要?”

    酆问覆在她腰上的手用了力道,“我不重要?”

    灵雎看出来了,酆问的突发性精神病还没恢复过来,“你重要也是于你妈来说,像我这种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你扫地出门的人,根本不会把你放在多重要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酆问皱眉,“扫地出门?”

    灵雎啧啧,“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。你知道你一个月跟我说多少次滚出去吗?最少6次,说起来,你对让我滚蛋真是有一种莫名其妙又丧心病狂的执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酆问倒打一耙的本事远不及灵雎,所以像她这般颠倒黑白的话,根本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耍无赖耍不过,酆问可以威胁她,他最喜欢做这种事。

    “在家好好待着,一旦脱离我的监控范围,不光我给你的东西,就连你在别处坑蒙拐骗的东西,都不再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时,还搂着灵雎,如果不听他这一番话,以为他多爱他媳妇儿呢。

    灵雎入伍程序员之前,又瘦又干,谁都欺负她,幸亏她聪明,知道上跆拳道馆猫在旮旯学个一招半式,当时道馆老师看她实在勤奋好学,就偷摸传授了两把。

    她记得,有一招叫劈裆一脚,要不是她腿没有酆问长,她一定一脚踹他个断子绝孙。

    酆问揉揉她掌心,“在我听不到时,尽情骂,一旦被我听到。”

    灵雎抬头,看着他,等他后话。

    酆问在她嘴唇上印下一吻,“还记得我那一园朱丽叶玫瑰吗?”

    灵雎无所畏惧,“酆问,你知道罚站这种行为对于一个23岁成年人来说,是非常耻辱的一件事吗?你拿着我的奇耻大辱当乐趣是吗?”

    酆问反问她,口吻淡薄,“我表现的不明显吗?”

    灵雎逮着机会,在他胳膊上使劲咬了一口,见了血。

    酆问不躲,也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灵雎觉得没劲,松了他,洗澡去了。

    洗完出来,酆问也洗完了,他换上身高定,时刻提醒跟他打照面的每一个人,他很有钱。

    灵雎没搭理他,回自己房间换衣服,化妆,准备好了,酆问说:“说不带你,就不带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说过我要去,你说话算话,我说话就是放屁吗?”灵雎瞥他。

    酆问抬眼,系袖口的动作微顿,整个画面看起来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他说:“不是?”

    灵雎被他好看的手腕吸引,怎么能有一个男人手腕这么好看!怎么能!

    她迈着小碎步风情万种地走过去,又没骨头了,以一个伤风败德的姿势抱住酆问胳膊,来回晃,酥胸挤在他胸膛,“你带我去嘛,我保证听话。”

    酆问拆她台永远不动声色,“你前两天还说保证不再骗我。”

    灵雎嘟嘴,跟他撒娇,“人家那是善意的谎言了啦。”

    酆问皱眉,把她拎到一边,“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灵雎也不装蒜了,“小气巴拉的,我就骗你一回,你至于这么念念不忘?跟没骗过我一样。”

    酆问没时间跟她打嘴架了,“不准就是不准。”

    灵雎眼看撒娇卖萌都不管用了,索性跟他来硬的,“你突然对我这么殷勤,是不是踅摸好了人家,把我养肥一点,然后卖个好价钱?我可听说了,最近人贩子猖獗。”

    酆问不想打击她,“谁家这么想不开要买你?不怕被你搜刮到倾家荡产?”

    灵雎自尊心受到了极大打击,她捂着心口,“你伤害我。”

    酆问把她领进电梯,“我不止伤害你,还热衷于上你。你乖,在家好好待着,要什么打给我,我酌情买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酌情?”灵雎眯眯眼,“别以为我没文化就不知道酌情两个字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酆问也有话说:“你每次要东西,都超出你自身价值,我若次次依你,你还知道你姓什么?”

    灵雎梗着脖子,“我不光知道我姓什么,还知道我胃口好了能吃五碗饭呢!”

    酆问不理她了,把她交给助理,嘱咐两句,走了。

    他人一走,灵雎就开始磨助理,“你让我出去嘛,酆问这么欺负我,你还站他那一头,你知不知道你这种行为搁在商周时期,就是经典的助纣为虐!”

    助理很为难,“夫人,先生为您着想,您就顺从他嘛。”

    灵雎挑眉,“我又不是他养的狗,我凭什么要顺从他?怎么不是他顺从我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助理发现,跟灵雎没法儿讲道理,“因为先生比您有钱啊。”

    灵雎又受伤了,“你在鄙视我的出身。”

    助理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戏多的、英国皇家戏剧学院都不见得敢收的女人,不对,人。

    灵雎磨了半天,什么也没磨下来,看起来心如死灰地趴在了门前一头石狮子上,还给酆问拍了自拍发过去,“你的助理虐待我。”

    酆问可能是比较闲,竟然回了,“是吗?那要给他加工资了。”

    灵雎就把他拉黑了。

    小白宫的生活过于枯燥,灵雎一个多动症晚期患者,度日如年,才半天,就觉得头长草了。

    她实在待不下去了,黑了酆问一辆超跑的卫星定位系统,选了一条十八弯的路线,把小白宫撞得乱七八糟,总算成功逃脱助理以及一个加强连那么多保镖的‘盯灵雎小分队’。

    酆问确实准备不少,也相对妥当,可她灵雎又不是个草包,说出不去纯粹是她给人面子,能真出不去吗?那凭啥她能嫁酆问,凭啥她是第一黑客,凭啥她在微博热搜基本就下不来呢。

    出了门就自恋,可能是太过轻松,她有点得意忘形。开心到了头,就收到一条晴天霹雳——

    姜创出车祸死了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