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勒胡马_ 第三十六章、受降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5-27 18:3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赤军小说勒胡马 第三十六章、受降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王泽盛上一盏血酒,是预先得了甄随的吩咐,想让裴该如同昔日奖掖“蓬山”营那样,以胡血涂晋旗。他知道裴该话还没说完,受俘事亦未终结,对于剩下这些胡俘是杀是收,也没有下最终决断,所以还不忙着提出请求来。但他这番举动实在太显眼啦,裴该当即转过头去,横他一眼,问道:“卿欲做甚?”

    王泽只好一躬身,双手奉上血盏:“请都督也以胡学涂我劫火之旗吧。”

    裴该面无表情地单手接过血盏。王泽正待命部下取过赤底火鸦旗来,却见裴该将手腕一抖,满盏血浆,尽数倾落。王泽又惊又急,忙问:“莫非都督认为我等的功劳……”

    裴该没好气地打断他的话:“拾人余唾,汝便不羞耻么?”不等王泽抗辩,他便继续说道:“允卿将北斗七星绣上右营旗角,以记今夜之战。”

    王泽闻言,转怒为喜,急忙躬身致谢——都督真是赏罚分明,你听他说的“将北斗七星绣上右营旗角”,没甄随你中营的什么事儿。这是都督的金口,在座人人听闻,甄随你也无从责备于我吧,想分润我的功劳,门儿也没有啊!

    随即裴该又将目光移向那些胡俘。这群人本已丧胆,还有些骨气,或者不如说还想绷着架子的,都已被晋兵所杀,余者无不拜伏在地,哭泣求饶,都说自己当兵只为吃粮,或者是被协迫的,实实不愿随同刘氏叛乱哪!

    裴该冷笑道:“汝等践躏我田土,杀戮我士民,罪无可绾,今为所俘,还奢望苟且而活么?谁敢坦言,手上无一丝晋人之血,我便饶他性命!”

    当即就有十几个胡人叫起来了,说我是清白的呀,我从军不久,从来没有杀戮过晋人。高乐在旁道:“禀都督,彼等都是刘勋所部,积年的胡贼,我等打探得实,其中哪有新募之卒?不过欲求活,故此诳言相欺耳,都督勿信!”

    裴该点点头,又一摆手,那些晋军勇士再次跳荡出来,把那些自称清白者又尽数砍翻在地。

    剩下的不敢再多说话了,只是连连磕头。忽见晋军中闪出一人来,快步来到裴该面前,双膝拜倒,口称:“小人刘光,也是胡人,但实仰慕中国,不欲为虎作伥,因此降于都督麾下。彼等是我族人,多无为恶之念,只是受各部大人蛊惑而已,始乃从贼。虽然罪恶滔天,但请都督一念之仁,为彼等开一条自新之路吧!”

    裴该冷笑摇头:“如何自新?若纵归彼等,必然又去从贼;若收容之,彼等亲眷都在平阳,岂肯为我所用?”

    刘光忙道:“小人亲眷也在平阳,却情愿抛弃家小,为都督效死,想彼等之心,亦皆同理。且都督将来率无敌之师,北渡黄河,扫荡河东、平阳,杀尽篡僭,恢复中国山河,我等追随都督,便可返归故乡,与家人相会,同为都督治下百姓,岂不是好?还望都督宽宥!”

    裴该貌似想了一想,便即将目光投向那些胡俘:“汝等可愿从刘光之言,抛弃家眷,而为我前驱么?”

    生死关头,谁还在乎家眷……再说了,也不是你顾恋家眷,便可与其欢聚的,相反,只有暂时抛下,降了晋人,将来如刘光所言,或才有团圆的一日。因此那些胡俘纷纷喊叫:“小人等愿降,愿弃家小,为都督效死!”

    裴该曲起三枚手指来:“若欲活时,须依我三事。第一,皆不得髠发从胡俗,从前髠者,先剃尽了,如刑徒状,待发长时,如中国人一般结髻;第二,皆不得再以胡语交谈,若不会中国话,限令一月内学会……”不过这些胡人入居并州、司隶已历数世,先前刘光就说过,基本上没人不通中国话,匈奴语就如同清代中期以降的满语一般,如今只是某些贵族大人自重身份的工具而已——

    “第三,当习我军令,从我指挥。若不肯从,今日便死!”

    这套把戏,自从裴该进入天玑堡,见到不少胡人跪地请降后,便即开始筹划。他和陶侃商议,要不要将胡人全都杀尽呢,还是可以收归军中?陶侃乃道:“从来战阵之上,杀降不祥,前在阴沟水畔不过数百人,且多有氐、羌杂虏,杀之以振军心,未为不可,然今恐不止数百,岂可一概杀却?若见胡即杀,从此再无降者,临战死斗,则必致我军卒无益多损。且彼等皆平阳等郡人,若能收为使君所用,将来渡河以向伪都,也可召唤内应。还望君请详审之。”

    裴该问他:“所谓‘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’,即便收之,安可信用?”

    陶侃答道:“吾闻使君尝言,胡可入中国而为中国人,只要其心向王化,且无旧族羁绊即可。今将彼等收降后,使从中国之俗,行我军之令,打散归于各部,日久浸润,岂有不能信用之理?使君,军威若盛,即异族亦可用;军威若丧,即本族无可信啊。只在如何驾驭,天下岂有全不可用之族属乎?”

    其实裴该心里早就有了打算,他并不想煽动种族血仇,也没打算把胡人彻底杀戮干净——说不定后世自己以及亲朋好友之间,就有不少胡人的后裔咧。先前在阴沟水畔杀数百人,无须皱眉,如今若大过此数,甚至今后还可能更多,他实在是下不去手搞种族大屠杀哪。之所以询问陶侃,是想知道这年月士人的普遍想法,以免自己混百族为一家的理念太过惊世骇俗,引发身边人不必要的疑虑。

    不过他明显有些想多了,这年月民族主义思潮尚未萌芽,而且匈奴人还算不上外来的侵略者,大多数士人只当他们是国内的谋反恶徒而已——从来中国至大,国内的叛乱常有,国外的侵略者……你们最多也就汉初时杀到过甘泉宫附近而已吧。甚至于在陶侃等南人看来,若胡人不僭号称国,隳败故都、劫掳天子,也未必就比那些窃据国柄的“北伧”更可恨……

    就此裴该与陶侃商议了一套受降仪式出来,以威吓那些胡俘之胆,使他们起码在短时间内不敢妄起叛乱之心——当然啦,王泽献血盏那一段是临时加进来的,原本并不在计划之中。

    裴该下令释放剩余的胡俘,拆分为二,掺杂进在前两日的守城战中英勇立功的近千辅兵,新建两营,暂在成皋整训。徐州军中所谓辅兵,其实资质已经可比很多军阀部队的正兵了,裴该这次带他们出来的主要目的,并非为了搬运军粮、器械——理论上那才是辅兵该干的活儿——而是想要让他们也见见血,将来好补充而为正兵。因此经过两日守城战,便可以遴选不少晋升为正兵的人才出来了。

    留下裴嶷主掌后事,甄随与高和两营及新建两营防守成皋城与成皋关,裴该便率其余兵马浩荡而至巩县。甄随百般不依,非要跟着裴该上前线去不可,裴该抚慰他说:“巩县、偃师都易攻取,暂时用不到卿。卿且好生将养,且为我训练新营,将来与刘粲主力决战,我必遣人来召卿也。”好不容易才把甄随给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裴该不禁心说:这蛮子越发跋扈难制了!自己固然爱其勇猛,但也不能一直这样纵容他,且待战后想个法子,得给这匹烈马套上个笼头才成啊……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裴该来到巩县城下,在刘夜堂等人的陪同下,逼近城壕,来勘探地形。巩县东侧濒临伊水,晋军屯扎在其北面,城池较成皋为小,城墙也更低矮一些,而且有不少的缺口,尚未来得及修缮。刘夜堂指点着说:“据称城中止千余人而已,可以一鼓而下。”

    裴该问他:“卿待如何攻城?”

    刘夜堂回答说:“我已准备好土包,打算先花半日,填平多处城壕,即可架梯登壁,蚁附而攻。”

    裴该笑笑,一抖手中竹杖:“卿可先填城壕,事毕后再来报我。”

    徐州军以大盾防御,搬运土包,仅仅用了半个多时辰,就将城壕填出了七尺多宽的三段通路来。城上偶有箭支射下,但比起当日徐州辅兵在成皋阻遏刘勋,箭支更稀,箭力也更弱,徐州方面竟然无一阵亡,只有十数人负伤而已。

    等到刘夜堂来禀裴该,裴该便命:“推出云梯来。”

    此番大军北伐,裴该却感觉比呆在淮阴更加轻松。因为在淮阴他军政一把抓,要管理偌大一片土地,数万人的军队,而身边实少能干的吏僚,很多事情都被迫要亲历亲为,经常半夜还不得睡。裴该有时候不禁想:“诸葛亮当年,就是这么累死的吧……好在我吃得比他多,还坚持每天挤点儿时间出来锻炼身体,应该不会步上孔明的老路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最关键的,他年岁比北伐时的诸葛亮要小多啦,这具年轻人的身体,暂时还能够扛得住繁重的日常工作。

    虽有卞壸为佐,问题卞望之同时还要管理广陵一郡,他真不可能帮裴该分担太多具体事务——倘若这一情形不改变,说不定卞壸倒先变成诸葛亮第二,四五十岁就要活活地累死了……

    但等北伐上路后,情况却又不同了,裴该身边有了裴嶷、陶侃这左膀右臂。陶士行深通军旅之事,不必说了;裴文冀本身素质就很高,又身任郡守多年,是相当合格的行政官僚,加上他还从辽东带回来不少的人才——比如二侄裴开、裴湛,以及一些玄菟、昌黎的故吏——皆可勉强充数。

    故此裴该这一路上,就只管负责大政方针而已,杂事都可托付给裴、陶二人,若无行军之累,不知道有多轻松惬意……他就能空出时间来,仔细筹划战争的每一个细节,琢磨自己有什么知识、见识可以用得上。

    如在成皋城中,城守事皆付陆衍、高乐和甄随,裴该除了一次派文朗率弩兵去协助堵门外,就一门心思都在考虑下一步的行动,如何击破正面之敌,如何往攻巩县、偃师。他预先画好了图纸,交给随军匠人,建造了好几座改良的云梯出来——反正预先在城中积攒了不少的物资,尤其不缺木料。

    裴该临出征时新募一名从事,姓徐名渝字子垠,是晋安温麻人,据说祖上曾出仕过东吴,因卷入孙权晚年的二宫之争,而被贬至晋安——也就是后世的福建省南部地区。徐渝本人,自幼不喜晋书,却好《墨子》,因此而不为家族所喜,他就束装北上,跑建康去撞大运,结果蹉跎经年,一事无成,盘费倒是快花光了。无奈之下,北投徐州,裴该那套《墨子·城守篇》就是靠此人给补全的。

    墨学在战国乃至秦代都是显学,直至汉初才为黄老所败,继而被奇军突起的儒家给彻底击垮。是以徐渝好墨,才会遭到家族排斥、社会冷眼,也由此他逆反心理一起,更加深对墨家学说的研究,不仅仅“兼爱非攻”的哲学思想,对于机械工程之学也颇有些见识。裴该并不歧视墨派,并且因材施用,命徐渝主管工匠营。

    当下裴该在成皋城中派下任务,徐渝领着工匠们忙活了好几天,终于赶上在击破七星堡的前不久,造成了三架云梯。裴该就带着云梯上路,等到刘夜堂在巩县城壕前填出通路来,便命将云梯推将出去。

    传说云梯乃鲁班所造,用以协助楚惠王攻宋——当然啦,还没正式运用,就被墨子在模拟战中击垮了。其主要结构分为三部分:其下有轮,方便行动;中间有梯,以人力扛抬,以登城壁;梯顶装有钩,可钩搭城堞,更为牢靠,也加大守兵推拒的难度。

    裴该新设计的云梯,其实已经是唐代乃至宋代的形质了,其车甚大,下装六轮,前有护盾,梯分两段,可折叠,待用时才以绞盘摇起,搭上城壁——架梯更为简单,速度也快,减少了在敌前暴露的危险性。而且整具梯展开后长近五丈,搭上城堞后,与地面的夹角小于四十五度,士卒不必攀爬,靠疾奔都能冲上城头去!

    有此法宝在手,巩县城壁,一如坦途。

    673a;4e0B;8f7d;app770B;4e66;795e;ff0c;767e;5ea6;641c;952e;8Bcd;ff1a;4e66;638c;67dc;app6216;76f4;63a5;8BBf;95ee;7f51;7ad9;.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